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聚焦試驗區 >> “五子登科”——畢節試驗區生態建設的杰作——訪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祿文斌
“五子登科”——畢節試驗區生態建設的杰作
——訪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祿文斌
作者:李霓  發布日期:2008/9/13 閱讀次數:
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祿文斌接受本刊記者采訪
披綠展翠
  6月11日,省城貴陽,天空中下著細雨,隨著雨星透出一絲絲涼意。當我們來到省政府大院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祿文斌家時,老領導不改的鄉音、不變的真情卻讓我們感到陣陣暖意。當談到畢節試驗區,談到“五子登科”時,老領導記憶的閘門打開了……不知不覺到了午飯時間,當我們一行提出先出去吃飯時,老領導一句“到了家里,就在家里吃”,讓我們感到溫暖無比。
  1988年6月,由時任中共貴州省委書記的胡錦濤同志倡導,報請國務院批準,成立了畢節“開發扶貧、生態建設”試驗區。作為時任中共畢節地委書記的祿文斌,親歷了試驗區成立前后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當老書記給我們談起這些事件時,仿佛又回到了那些不平凡的歲月中。
  回顧試驗區成立前后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老書記談得最多的是“五子登科”——畢節試驗區最富有成效的水土流失綜合治理舉措,“五子登科”的出臺是與為什么要建立畢節試驗區、試驗區建立以后工作從何人手等問題密切聯系在一起的。
  畢節地區是典型的巖溶地區,山高坡陡谷深,帶來三個嚴重的問題:一是交通不便;二是水土流失嚴重;三是土地瘠薄,糧食產量低。造成水土流失嚴重的有自然原因,也有人為原因,毀林毀草開荒使畢節本來就脆弱的生態環境遭到了巨大破壞,于是大自然開始瘋狂地報復,自然災害接二連三地發生。1979年一次大旱災,從頭年11月一直干旱到次年6月初,端午節過后,才開始下雨,此時到秋季已經很短,造成大部分糧食不成熟,當年減產40%以上。1982年的洪災,不僅使農業生產遭受重創,而且造成了400多人不幸喪生。其中最慘的一幕是:連日的暴雨使納雍縣木井村發生泥石流災害,一個村子70多人全部被埋,無一生還。1984年又發生一次低溫災害,一年之中,從春天到夏天再到秋天,一直陰雨綿綿,包谷、稻穗都不裝漿,也造成了減產40%以上。連年的災害,使物價飛漲,糧食供應緊張,不夸張地說,地委、行署一班人一年365天中有300天都在研究如何解決吃飯問題。
為了找到解決糧食問題的辦法,祿文斌帶領當時地委、行署一些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到四川、安徽等地“取經”,回來以后,他們學到的放寬自留地的政策確實極大地調動了群眾的積極性,當年大白菜、洋芋喜獲豐收,1分錢就可以買到1斤。1982年,地委在大方縣的雙山金家壩搞了一個包產到戶的典型,進而在全區推廣,畢節地區包產到戶的做法得到了當時省委主要領導的充分肯定。地委、行署一班人思考:一要吃飯,二要用錢,如何增加財政收入被提上了議事日程。畢節除了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和水能資源外,還有得天獨厚適宜烤煙生產的氣候、土壤條件,能夠生產清香型、中間香型、濃香型等質量風格獨特的煙葉。1984年,地委、行署就確定了發展“兩煙”生產,實現治窮脫貧的工作重點,得到了中央和省委的重視,調減了畢節地區糧食征購任務,支持發展“兩煙”生產。當時畢節地區把“兩煙”工作作為重中之重,地委書記祿文斌帶領各級“一把手”親自抓烤煙和卷煙工作。從1986年開始,全區各級黨委、政府和煙草部門積極實施科技興煙戰略,大力推廣“三化”種植(良種化、區域化、規范化)、“四無”管理(煙株上無花、煙稈上無芽、煙葉上無蟲、煙地上無草)和營養假植育苗移栽等綜合配套措施,使大田烤煙生產得到長足發展。各級黨委、政府把發展烤煙生產與發展卷煙并重,做到同步發展,同步推進,到1988年,全區卷煙產量已達25萬箱,入庫稅金1.53億元,在全區經濟實力穩步增強的同時,生態建設方面也積累了一定經驗。
在畢節這樣的“三不沿”地區,解決糧食問題,一靠政策,二靠科學,三靠投入。全區5°以上的坡耕地面積占總耕地面積的82.79%,,為了保持水土,培肥地力,1988年前后,全區廣泛種植綠肥,以綠肥種植為龍頭,增加土壤有機質,并推行綠肥聚壟免耕,改善土壤的板結狀況,實行麥苞、苞芋套作,綠肥聚壟免耕的推廣把解決水土流失與科學種田緊密地結合起來。為了推廣綠肥種植,地區在當時畢節縣的三板橋舉辦培訓班,縣長、鄉(區)長都參加了,層層強化綠肥種植意識,開始了生態農業的初步探索。在這一發展階段中,不能不提當時畢節縣的“金銀山——八寨坪萬畝旱地農業綜合豐產技術樣板”。這個樣板點是時任畢節縣委書記的許正維,受地委、行署之托,以解決吃飯問題為課題,與地區土肥站站長、高級農藝師楊大晉一起,帶領70多名農業科技人員和行政干部,一頭扎進了試驗田,經過三年不輟的努力在海拔1700多米的畢節縣金銀山、八寨坪兩鄉創辦的以綠肥聚壟耕作為主的萬畝旱地農業綜合豐產技術樣板。樣板點在技術上,以綠肥聚壟耕作為中心,把種用綠肥、配方施肥、橫坡聚壟、地膜覆蓋、良種配套、糧肥分帶問套作、防治病蟲草鼠和增加復種等多項技術組裝配套,在2—3年內,全年糧食平均畝產達到500公斤,其中苞谷平均畝產400公斤。女科技工作者陳必靜指導種植的苞谷試驗地,畝產更是高達750公斤,因苞谷長得又密又高又綠,被當地老鄉親切地稱為“竹林包谷”,一到趕場天,周圍的群眾都要趕來看看這片“竹林包谷”。“金銀山——八寨坪萬畝早地農業綜合豐產技術樣板”取得了空前的成功,1989年,全省農業工作會議在畢節召開,與會代表實地參觀,對樣板點贊不絕口。
雖然烤煙栽培的“三化種植”、“四無管理”及綠肥聚壟免耕在全區的推廣,為生態建設積累了一定經驗,但是畢節地區是典型的貧困巖溶地區,山高坡陡,水土流失嚴重,山上蓄不住水,保不住土,活土層越來越薄,天干三日便旱象逼人,一下雨便釀成洪災,上刮下淤形成山洪,坡地被刮,形成石山、禿山,山腳下的田土被水打礫壅,形成石礫砂灘,土地產出能力越來越低下,嚴重制約了農業生產的發展。加之迅速膨脹的人口為了解決吃飯問題,不斷把目光轉向毀林、毀草開荒種糧,開荒到頂隨處可見,造成山石裸露,蓄水保水功能喪失,石漠化日益嚴重。1987年10月,“三巖地區”(云南、貴州、廣西)第二次研究協作會在廣西南寧召開,會議由研究協調小組組長、貴州省農工部部長喬學珩主持,會上明確提出了“三巖不治,兩江(長江、珠江)難清”,這次會議對畢節試驗區的成立有著重要意義。
  山高、坡陡、谷深的實際,使地委、行署一班人逐步認識到了畢節立體農業的特征,開始圍繞山來思考生態建設、水土保持的措施。為了探索生態建設怎么搞,1987年,畢節地委組織了一個工作隊在畢節縣的清豐鄉搞試點。在清豐鄉提出了“山上保山下,山下促山上”的生態農業發展思路,并積極實踐,山頂上退耕還草,山腰間種植綠肥,山腳下搞集約經營,種植地膜苞谷和烤煙,還大規模種植花椒、櫻桃、李子等經濟林木和刺梨、紅果等野生植物,達到既保持水土又增加收入的目的。鄉鎮企業方面,興辦蜜餞罐頭廠、飼料加工廠等。當時正好有人在報上發表了一篇關于“五子登科”的文章,說的是有的干部搞腐敗,成天謀求房子、兒子、車子、票子、位子,這使時任畢節地委書記的祿文斌受了啟發,他想:畢節在綜合治理水土流失上不正好可以來一個“五子登科”嗎?即山頂植樹造林戴“帽子”,山腰種地坎樹、搞坡改梯拴“帶子”;坡地種牧草、綠肥鋪“毯子”;山下大辦鄉鎮企業、庭院經濟、多種經營抓“票子”;大田大壩改造中低產田土,興修水利,推廣農業實用技術收谷子。“五子登科”是對試驗區綜合治理水土流失要切實抓好的幾項工作所做的形象的比喻。按照這一構想,一方面,大搞基本農田,加強農業基礎設施建設,并通過發展鄉鎮企業和非公有制經濟,確保農民增錢增糧,解決溫飽,脫貧致富,減輕對生態環境的壓力。另一方面,加大生態建設的力度,對25°以上的陡坡地,改傳統的“退耕還林”為“還林退耕”(即先在耕地上植樹造林,再逐步退耕,實現“林進耕退”)。“五子登科”的構想,立足于整個農村經濟社會的發展來進行生態建設,把開發扶貧與改善生態環境結合起來,以短養長、綜合治理。金沙縣平壩區湖水鄉高原營林生產合作社就是生態建設的成功范例。該合作社在生產經營中注重發展目標的長、中、短相結合,既發展糧食、烤煙、生豬、油菜等短期經營項目,實現當年增收;又發展五倍子、金銀花、杜仲、生漆等中期項目,使收入逐年穩定增加;還發展松、杉等遠期項目,使農民有一筆長遠的可觀財富。經過幾年的艱苦努力,這個邊遠少數民族聚居村寨年人均糧食占有量從不足200公斤增長到600多公斤;年人均純收人從不到100元增長到800多元,森林覆蓋率從25%上升到75%。高原營林生產合作社的成功實踐,把“五子登科”的構想變成了廣袤大地上一幅生動的畫卷。
  畢節地區在生態建設方面“五子登科”的綜合治理舉措,把生態建設、脫貧致富的長遠利益和廣大農民群眾解決溫飽的現實問題,把山上、山下相互依存、相互促進、相互保證的辯證關系,以及治標、治本有機地結合在一起,使畢節試驗區治理水土流失的基本原則變為看得見、摸得著的具體任務,受到了時任貴州省委書記胡錦濤同志的充分肯定。1988年7月,當時在地委辦公室工作的聶華對畢節實施“五子登科”綜合治理成功經驗進行認真總結和梳理的文章在《貴州日報》頭版頭條刊出,不久,又被《人民日報》頭版予以轉載,從此,“五子登科”聲名遠播,老書記祿文斌也因創造了“五子登科”這個享譽全國的農業綜合治理典范而在畢節試驗區的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1樓] 網友石言,于2017/2/15 23:21:10發表:
真了不起!
[2樓] 網友石言,于2017/2/15 23:21:10發表:
真了不起!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17147足彩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