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記憶 >> 為第二故鄉改天換地——西進支隊在畢節開展建政接管工作紀略
為第二故鄉改天換地
——西進支隊在畢節開展建政接管工作紀略
作者:文|畢節試驗區 程 紅  發布日期:2019/4/9 閱讀次數:
解放初期,畢節專區部分負責人合影(圖片來源于《畢節地區志•軍事志》)
  “山一程、水一程,風雨南國行。胸懷壯志別雙親,千里赴征程……”這是山東省菏澤市電視臺拍攝的紀錄片《八千里路云和月——冀魯豫邊區干部南下西進紀實》中的主題歌。
  在畢節的歷史上,西進支隊是一支難以忘卻的革命力量。1949年3月,西進支隊(當時為南下支隊)的干部從山東菏澤出發,跋山涉水、千里迢迢隨軍挺進烏蒙,接管和鞏固新生政權,把青春和熱血奉獻在這片土地上。作為畢節人民政權的建設者和見證人,他們為畢節解放事業和鞏固新生政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立下了不朽的功勛。
  
  從菏澤出發,踏上南下征程
  西進支隊的前身是南下支隊。要了解西進支隊的情況,有必要了解當時的形勢和南下支隊的歷史。
  1948年秋,全國革命形勢發生巨大變化,解放戰爭由戰略進攻轉入戰略決戰階段。1948年9月16日至1949年1月3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遵照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的命令,先后發起著名的遼沈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至此,國民黨在長江以北的主力部隊已基本被殲滅,國民黨統治集團政治上、軍事上、經濟上已經處于總崩潰的絕境。中國共產黨威望空前高漲,得到人民群眾和社會各界的熱烈擁護,解放區呈現出一片興旺的景象。
  中共中央根據解放戰爭的發展趨勢,1948年10月28日發出《關于準備奪取全國政權所需要的全部干部的決議》,決定從老解放區現職干部中抽調5.3萬名干部隨軍前進,到新解放的地區開展工作。1949年2月3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調度準備隨軍渡江南進干部的指示》,其中規定從華北抽調1.7萬名干部隨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中原野戰軍向江南前進。
  1949年2月28日至3月1日,從冀魯豫邊區抽調的3993名南下干部到達山東省菏澤晁八寨,組成一個完整的調往新解放區工作的黨委班子(又稱外調區黨委),對外稱為“南下支隊”。該支隊下轄6個大隊(6個地委班子)、44個中隊(21個縣委班子),南下時編入軍隊序列,即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第五兵團南下支隊。
  3月5日至25日,南下干部在菏澤晁八寨一帶農村進行20天的軍事訓練和時事政策學習。3月26日,冀魯豫邊區黨委在晁八寨舉行熱烈歡送全體南下干部大會。
  70年后,從原畢節地區供銷社離休的南下干部姚念真仍然清晰地記得:1949年3月31日,南下支隊全體干勤人員和戰士,身穿草綠色軍服,佩戴著中國人民解放軍胸章,從菏澤晁八寨一帶農村列隊出發,高唱革命戰歌,浩浩蕩蕩地踏上南下的征途。戰士們風餐露宿,日夜兼程,4月7日到達安徽合肥。休整4天后,11日從合肥出發,向皖南進發,15日到達桐城。
  4月20日晚和2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第三野戰軍的7個兵團24個軍和地方部隊共100萬人,在東起江陰、西至湖口的千里戰線上先后發起渡江作戰。經過22日、23日的戰斗,第三野戰軍奮勇前進、橫渡長江,解放了江陰、無錫、常州、蕪湖、南京等城市,摧毀南京國民政府。
  4月21日,南下支隊全體干部經過幾天的急行軍,24日到達安慶附近,26日黎明分批乘船渡過長江,5月4日到達贛東北重鎮——景德鎮,開展建政接管工作。
  
  跋山涉水,日夜兼程到貴州
  1949年10月,國民黨政府被迫由廣州遷往重慶,蔣介石妄圖依靠殘存力量割據西南,以爭取時間組建新軍,等待國際形勢的變化進行反撲。
  未雨綢繆,中共中央早在1949年初就作出進軍西南的戰略部署。5月23日至10月19日,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進軍西南作出系列指示,決定抽調贛東北區黨委及其所屬由冀魯豫邊區南下到贛東北區工作的全體干部隨軍西進,接管貴州。
  1949年9月初,從冀魯豫邊區南下的全體人員奉命在江西上饒集中,9月10日參加西進動員大會。9月中旬,由原冀魯豫邊區南下的全體同志、江西地下黨的部分同志、原贛東北區黨委所屬各級干校的部分學員以及江西解放后參加工作自愿西進的部分青年知識分子,共9331人正式組成西進支隊。該支隊下轄5個大隊、54個中隊。
  9月25日至28日,西進支隊奉命從江西上饒出發,踏上西進貴州的征途。該支隊分為兩條路線前進,前梯隊沿著第二野戰軍五兵團司令部的行軍路線,乘坐火車到南昌,改乘汽車經上高、慈化、長沙至湘潭;后梯隊乘坐火車經南昌轉九江,改乘輪船經蘄州、武漢、嘉魚、岳陽、長沙至湘潭,與前梯隊匯合。
  姚念真回憶說,戰士們第一次坐輪船,都很好奇。船上沒辦伙食,吃飯要停船靠岸到附近的村莊或野外臨時安鍋做飯。各級黨委沿途組織大家開展讀報、唱歌等活動,戰士們始終保持著高昂的斗志和革命樂觀主義精神。
  按照中共中央和西南局的部署,西進支隊的任務是到貴州建立省、地、縣、區各級黨政機構,接管國民黨在全省的各級政權機構和工礦企業。10月上旬、中旬,西進支隊途經湖南湘潭、邵陽時,分批由部隊轉業到貴州從事地方工作的2480名干部、第二野戰軍大五分校的1500名學員和第二野戰軍西南服務團貴州干部隊的106名干部被編入西進支隊。此時,西進支隊下轄9個大隊,除五大隊外,其他大隊都是一個配備齊全的地委架子。
  原畢節農校黨委書記、校長肖萬林當時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服務團貴州干部隊的一員。他回憶說,1949年4月,中央為支援解放大西南,決定在老區選調一批新聞、郵電、財經、公安等方面的干部,同時招收上海、南京的大中學生和青年職工,組建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服務團。
  1949年9月24日,經過幾個月的集訓學習后,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服務團從南京起程趕赴貴州。肖萬林回憶說:“當時我們在南京乘坐一輛專門運送貨物的火車前往漢口,隨后轉乘輪渡來到武昌。在武昌短暫休整幾日后,又乘汽車一路顛簸趕往湖南湘潭。抵達湖南湘潭后,貴州干部隊的編制解散,我就前往畢節湘潭留守處報到。”
  南下支隊隨軍一路西進,沿途風餐露宿,身上背著槍支、被子、干糧、書包等三四十斤重的東西,一路跋山涉水,非常艱辛。10月29日至11月4日,西進支隊的1.5萬多名干部和勤雜人員進駐湖南芷江一帶,準備隨軍進入貴州。
  10月,二野五兵團第十六軍由湘西進軍貴州,于11月15日解放貴陽。從11月6日起,肩負貴州建政接管任務的西進支隊以地委(大隊)為單位,徒步向貴州進發。
  
  解放畢節,建立新生政權
  按照上級的部署,西進支隊三大隊到畢節接管政權。畢節,烏蒙山腹地,川滇黔鎖鑰,黔西北重鎮,軍事戰略地位不言而喻。這里有著良好的群眾基礎,1936年2月,紅二、六軍團在黔西、大定、畢節創建革命根據地,建立了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川滇黔省革命委員會。紅軍北上抗日后,軍閥和國民黨反動勢力長期盤踞畢節。
  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貴陽后,國民黨貴州省主席谷正倫率其綏靖公署和保安司令部逃到盤江地區,其十九兵團司令部退至畢節。國民黨四十九軍退至黔西、織金、畢節等地,進一步補充部隊,準備沿著畢節、織金、貞豐構成南北防線,阻止中國人民解放軍西進。
  根據敵情和任務,中國人民解放軍五兵團及時部署,繼續進軍,追殲敵人。十六軍在清鎮地區稍事休整后,按照第二野戰軍司令部的命令,向畢節進擊。此時,國民黨第十九軍二七五師利用鴨池河天險,在六廣、大關一帶布防,企圖阻止人民解放軍渡河。
  1949年11月20日,十六軍四十七師由清鎮出發,直抵鴨池河渡口。鴨池河渡口是黔西北各縣通往貴陽的咽喉,這里山巖險峻、水流湍急,堪稱天塹。從渡口到北面山頂的路上只有大關、小關埡口,上山小路如登天梯,大路曲折盤旋,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險。
  四十七師首長命令師機關指揮員薛宗華率一四一團及師直偵察、工兵分隊執行架橋任務。薛宗華一面組織火力壓制對岸守敵,一面組織實施架橋方案。經過十多個小時的連續奮戰,21日中午架起斜式浮橋。此時,擔負守橋任務的國民黨軍見大勢已去,聞風而逃。中國人民解放軍順利渡過鴨池河,迅疾攻占黔西大關鎮,直逼黔西縣城。
  11月25日,在人民解放軍的強大攻勢下,國民黨黔西縣縣長率部倉惶逃往織金。人民解放軍進駐黔西縣城,宣告黔西解放。同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進駐大定縣城,宣告大定解放。
  黔西、大定的解放,令國民黨畢節專員兼保安司令廖興序驚恐萬分,11月26日夜晚,廖興序倉惶逃離畢節。11月28日上午10時許,人民解放軍在廣大市民的夾道歡迎下,浩浩蕩蕩地進入畢節城,畢節宣告解放。次日,人民解放軍主力部隊入川參加成都戰役,僅留少數部隊參加接管政權和維護社會治安工作。
  畢節解放后,西進支隊迅速開展建政接管工作。1949年12月3日,中共畢節地方委員會、畢節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中國人民解放軍畢節軍分區正式成立,趙欲樵任書記,孟子明任專員,侯國祥任畢節軍分區司令員。在地委的機構設置和人事任免上,張為梓任辦公室副主任,王林崗任組織部部長,陳健吾任宣傳部部長,孟子明兼任地區革命干部學校校長、陳健吾兼任副校長。
  畢節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轄畢節、黔西、大定、金沙、織金、赫章、威寧、納雍、水城9縣。從1949年11月15日至12月13日,黔西、畢節、大定、赫章等縣成立中共縣(工)委、縣人民政府。1950年1月至6月,金沙、織金、納雍、水城、威寧等縣成立中共縣(工)委、縣人民政府。至此,全區9個縣級人民政權全部建立。
  解放初期的畢節山城,是一個百孔千瘡的爛攤子,政治情況復雜,經濟十分凋敝,社會秩序混亂,人民生活貧困。從1949年11月上旬起,西進支隊的全體干部與全區各族人民一起,積極開展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開展全面接管工作,積極參加剿匪斗爭,廣泛開展清匪、反霸、減租、退押、征糧工作,實施土地制度改革,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發展文教、衛生和新聞事業,積極開展城市工作。
  
  平息匪患,迎來徹底解放
  畢節解放初期,由于廣大農村尚未占領,匪患猖獗,多股土匪盤踞在偏僻的農村,剿匪斗爭成為西進支隊的重點任務。為迅速穩定社會秩序,鞏固新生的人民政權,1949年12月初,貴州省畢節區專員公署公安分局成立。當時,公安分局的機構設置比較簡單,只設有秘書、偵審、治安幾個組以及分局直屬公安保衛隊,全局只有20多人。接著,畢節、大定、黔西、金沙、織金、納雍、威寧、水城、赫章等9縣相繼成立公安局,全區共有干警130多人。
  1950年2月,國民黨黨政軍特殘余勢力及鄉間的封建惡霸勢力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入川作戰之時相互勾結,趁人民政權初建、立足未穩之際,瘋狂反撲,大肆燒殺搶掠,屠殺人民解放軍軍事代表、區鄉干部和群眾積極分子,策動大規模、全區性的武裝叛亂,妄圖將新生的人民政權扼殺于搖籃之中。至4月中旬,全區大小股匪有250多股,近7萬人,是當時駐畢部隊的8倍之多。按照上級的指示,9個縣僅保留畢節、大定、黔西的人民政府,其他6個縣的人民政府暫時撤離。
  1950年3月18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剿匪與建立革命秩序的指示,號召新解放區的軍民進行剿匪斗爭。中共畢節地委、畢節軍分區、中國人民解放軍四十五師迅速成立剿匪工作委員會和指揮部,組織了以人民解放軍四十七師和四十五師、畢節軍分區部隊為主體的黨政軍民剿匪斗爭。
  從4月11日至5月18日,以四十五師為主的西線部隊,一舉收復納雍、水城、織金三個縣城。6月至7月,以四十七師為主的東線部隊一舉取得“金沙合圍戰”的勝利,基本掃清金沙、黔西、大定等地的匪患。8月至9月,西線部隊組織實施“威赫合圍戰”,一舉殲滅盤踞在威寧、赫章的羅湘培、廖興序以及從川南竄入的田動云等國民黨反動殘余勢力。至此,畢節地區撤出失去的6個縣全部收復,新生政權得到有力鞏固。
  全區公安機關干警配合中國人民解放軍積極投入以保衛和鞏固人民政權為中心的剿匪斗爭。除直接參與部分小規模戰斗外,公安機關及其保衛隊重點在偵察、掌握匪情、搜捕潛伏匪特、看押審訊、集訓俘匪等方面開展工作,在宣傳貫徹黨的政策、分化瓦解國民黨殘余勢力、穩定社會秩序、鎮壓敵人的反抗、保衛人民政權、保護群眾利益等方面做出巨大貢獻,在捍衛新生的人民政權中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
  在保衛新生政權的斗爭中,中國人民解放軍緊緊依靠廣大群眾,經過“金沙合圍戰”等大小數百次戰斗,浴血奮戰,徹底肅清國民黨反動派殘余和匪患,迎來了畢節人民的徹底解放。畢節地區的剿匪斗爭持續了數年,直至1954年4月全區的土匪才被全部消滅,不少英雄兒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畢節軍分區后勤處政委王文通、金沙縣委書記兼縣長李旭華、織金縣三塘區區委書記兼區長梁遵敬等西進干部在剿匪斗爭中壯烈犧牲。
  “回望歷程,南下西進,從黃河到烏蒙,一路征塵,為第二故鄉改天換地。”這是南下西進干部的真實寫照。他們從紅土地一路走來,跨越千山萬水,在神奇的烏蒙大地奮斗一生之后,深深地融入這片多姿多彩的土地。他們為畢節做出的貢獻,值得后人永遠銘記。(本文寫作中,主要參考《南下、西進支隊簡史》《八千里路云和月——冀魯豫邊區干部南下西進紀實》《烏蒙伏虎——畢節地區清匪反霸史料匯編》《畢節地區志•軍事志》《畢節地區志•人物志》等資料,得到西進干部姚念真、肖萬林等革命前輩的幫助,謹此衷心感謝。)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17147足彩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