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記憶 >> 改天換地不容易——兩次解放納雍縣城紀實
改天換地不容易
——兩次解放納雍縣城紀實
作者:文|許定平  發布日期:2019/8/27 閱讀次數:
納雍縣城新貌(畢節試驗區 陳再雄 攝)
  1941年,國民黨貴州省政府決定成立納雍縣設治籌備處。同年3月,納雍縣設治籌備處處長潘白堅到達大兔場,依據原來劃定區域,從大定劃出第五區、第七區和第六區(大定后來調整過的新區)之龍場、治昆,從織金劃出箱子、保落、水東等地,從水城劃出以角、營盤、堰塘、新寨,從朗岱劃出水寨等地,組成納雍縣。納雍與大定、織金、郎岱、水城、赫章、畢節等縣毗鄰,總面積2448平方公里,隸屬貴州省第四行政督察區。
  1941年7月1日,國民黨納雍縣政府成立,潘白堅為首任縣長,治地大兔場改為雍熙鎮。經過多年的呼吁,大兔場終于變成一級縣治。納雍縣建立后,各種黨政機關隨之成立,軍警憲特應運而生,大批人員進駐納雍。一時之間,大兔場商賈云集、市場熙攘,境內驛道擁堵,呈現一片貌似繁榮的景象。

  風雨飄搖納雍城
  納雍山高林莽、溝壑縱深,自古多匪,小兔場(今維新鎮)、姑開、自溝、革新、陽長、白泥屯(今百興鎮)、武佐以及新縣周邊猶為嚴重。
  建縣之初,納雍撤銷區和保甲制,設立19個鄉鎮。國民黨納雍縣政府除了修建市場、興建國立中小學外,主要精力都花費在清鄉剿匪和征糧上。然而,匪患越加猖獗,社會各種勢力橫陳,縣治之內民不聊生。建縣之后,納雍縣走馬燈似的換了幾任縣長和縣黨部書記。1949 年8月,國民黨納雍縣縣長賴清平因虧欠糧食、庇護和逃逸要犯,被國民黨貴州省政府撤職。
  1949年4月,當中國人民解放軍渡江南下時,蔣介石慌忙召見貴州省主席谷正倫,令其擬定和實施“應變計劃”,企圖把貴州作為阻擋解放軍進軍大西南的堅固堡壘。谷正倫回到貴陽,緊急召開“治安行政會議”,進行周密的安排部署。10月,貴州保安司令韓文煥趕到畢節,召開畢節9縣“聯協會議”,擬定“應變計劃”:一、守城有責,殺身成仁;二、實行“三光政策”——物資運光、人員撤光、糧食藏光;三、縣長務必組織地方武裝,收編土匪及散兵游勇,與解放軍進行長期游擊戰爭。
  國民黨納雍縣縣長謝德光隨即在納雍推行“應變計劃”:在經濟上,打著“戡亂”牌子,派捐征糧,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在政治上,組織政界、軍界反動人士安慶吾、杜恒暄、柯昌明、楊漢軍等人一邊大造輿論進行反共宣傳,一邊建立特務組織“防奸防特小組”,秘密搜捕殺害進步人士;在軍事上,撤銷國民黨縣政府和縣黨部,組建“軍政聯合辦公室”,實行軍事管制,并成立“預備兵團”,謝德光任團長,縣黨部書記長柯昌明任副團長。“兵團”設政工、參謀、供給3處,下轄18個營,各營營長由各保警中隊長和各鄉鄉長及土豪劣紳擔任。命令唐成章營防守織(金)納(雍)交界的喇叭橋,李品山營防守大(方)納(雍)交界的木空河,余躍先營防守水(城)納(雍)路上的陽長大橋,羅云鵬、石軍兩個營防守畢節方向的總溪河及萬壽橋,其他各營訓練待命。
  新中國成立后,1949年11月15日,楊勇、蘇振華率領解放軍二野五兵團解放貴陽。21日,解放軍47師奉命解放畢節,從貴陽出發向畢節進軍。26日,解放軍先頭部隊抵達大方響水,國民黨畢節專署專員、西北行署副主任兼保安司令廖興序一邊安排保安12團團長王孝傳到大方歸化、落腳河一帶阻擊解放軍,一邊率畢節縣縣長吳庭芳、保安副司令萬邦貞及其部眾倉皇逃到納雍白泥屯。隨后,貴州特務頭子桂永清、政工處長趙作孚等人也帶領殘部趕來納雍白泥屯。
  一時間,納雍縣城、白泥屯街上,國民黨軍政要員扎滿,軍警憲特云集。但是,解放軍進軍大西南勢如破竹,貴陽、畢節相繼解放,極大震撼國民黨地方殘余。
  山雨欲來,風雨飄搖……

  第一次解放納雍
  上世紀80年代初,我在納雍一中讀高中,來自百興區的同學說到他們的家鄉白泥屯時,人人都會說出一道順口溜:“好個白泥屯,三條路口進。來時騎大馬,去時拄拐棍。”
  白泥屯位于納雍縣城南面,距縣城30余公里,納雍河環繞小鎮周邊,從深壑流淌而去。白泥屯地勢獨特,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當年奢香夫人曾經從水西逃到此處,避難于屯北的補洞。清朝時吳三桂平剿水西安氏,曾與安坤彝兵血戰白泥屯的猴兒關和攔馬橋,雙方傷亡數萬之眾。白泥屯土地肥沃,自古為富庶邊陲。昔日古驛道上繁盛的商鋪,有著曾經的輝煌。直到今天,百興鎮都是納雍縣富庶的鄉鎮之一。
  百興同學所說的順口溜,當時我百思不解,感覺若有所指。最初的理解,白泥屯因古驛道上的繁華,吸引周邊富家公子到來,聲色犬馬,一擲千金,最后,一貧如洗凄然離去。然而,這只是其一,直到知曉納雍縣解放的歷史,我才真正感覺到順口溜的另外一層寓意。
  廖興序一邊緊急命令謝德光組織力量阻止解放軍進攻,一邊把白泥屯建成黔西北反共指揮中心,妄圖建立大西南游擊根據地,負隅頑抗。
  在納雍縣,謝德光坐陣指揮,緊急命令唐成章保警中隊進駐義中鄉,阻擋從大方開來的解放軍;命令李品山保警中隊駐防縣政府;命令毛端仁帶領特工隊在城里日夜巡邏,看守電話電臺;指派暗探偵查解放軍進軍行蹤。
  王孝傳在大方歸化、落腳河阻擊解放軍失敗后,帶領其部逃到納雍縣維新區,迅速糾集區長羅云鵬和各鄉鄉長、土豪劣紳召開會議,部署阻擊任務。王孝傳將維新劃為兩個作戰區,設立七道防線。總指揮部設在維新區公署,王孝傳任總指揮,羅云鵬任副總指揮。第一作戰區指揮熊文達,副指揮熊國式、蔣光全,設立四道防線;第二戰區指揮由王孝傳兼任,保安12團負責三道防線。從厙東關到總溪河、維新街上乃至雞場丫口、引底河、石關烏嘎等地,層層設防把守,嚴密防范。
  1949年12月12日,解放軍162團從大方縣出發,迂回納雍厙東關梅花箐向納雍縣城進軍。守衛厙東關的石軍發現解放軍從梅花箐浩浩蕩蕩開來,一邊命令鄉丁對空鳴槍,通知維新總指揮部和總溪河兩岸防守之敵,一邊帶領部眾逃之夭夭。
  當時,王孝傳暗探已經偵查到解放軍進入納雍縣境的消息。深知解放軍厲害的王孝傳動起歪腦筋,一邊用好話穩住羅云鵬,要他率部力阻解放軍,一邊帶領本部人馬悄悄逃往白泥屯。
  聽到厙東關示警的槍聲,總溪河兩岸和萬壽橋上的守敵以為解放軍已經攻到總溪河邊,一哄而散逃往維新。
  是日深夜,解放軍找了當地向導,急行軍沖到總溪河邊的猴場。團首長看到萬壽橋頭篝火熊熊,命令32名熟諳水性的戰士泅過冰冷的總溪河水,迂回橋后,又令一個排從正面進攻,兩頭夾擊。部隊攻到橋頭,大橋空無一人,方知敵人早已逃逸。解放軍順利通過總溪河,向維新進發。
  拂曉,先頭部隊到達維新街口張家寨竹林邊,兵分三路:第一路沿發嘎梁子攻擊羅云鵬家的碉堡;第二路從羅家山、余家溝攻擊敵總指揮部;第三路攻擊垮山碉堡。當解放軍逼近垮山碉堡時,被守敵班長發現,立即發起攻擊。守碉之敵看到大勢不好,棄碉而逃。黎明的槍聲驚動了各處敵人,羅云鵬自知難以堅守,匆忙率領400多人逃跑,其他敵人四處逃散。
  解放軍162團進駐維新街上,休整了一天,于12月14日繼續向納雍縣城進軍。
  盡管“應變計劃”安排妥當,看似井井有條,但謝德光心中無數,自料難以抵擋,惶惶不可終日。當得知解放軍攻取維新之后,知道大勢已去,一邊命令親信唐成章、李品山撤離納雍到白泥屯集結,一邊銷毀大批檔案,帶領屬僚倉皇逃往白泥屯。
  1949年12月16日,解放軍162團沒放一槍一炮,開進納雍縣城。大兔場土街兩旁,擠滿市民和城郊農民,他們自發結隊歡迎解放軍,軍歌聲、口號聲和歡呼聲響徹云霄,納雍山城宣告解放。
  解放納雍之際,在強大的軍事攻勢和政治攻勢下,國民黨黔西北綏靖司令271師師長劉鶴鳴率其保安1、5、6、12團在水城宣布起義。白泥屯一陣騷亂,謝德光被迫跑到畢節投誠,代理副縣長黃惠民帶保警隊殘余人槍跑回納雍投誠,廖興序、桂永昌、趙作孚等軍政頭目慌忙從白泥屯逃逸出納雍縣鏡。
  “好個白泥屯,三條路口進。來時騎大馬,去時拄拐棍。”投誠的敵人灰頭土臉,沒有初來乍到時的耀武揚威,在解放軍戰士的押解下,狼狽走出了白泥屯。

  保安團發動叛亂
  1986年,我剛參加工作,暫時租住在納雍縣城營門口對面小旅館的一個房間。營門口上面的小山坡叫營上,昔日國民黨縣政府設在那里,解放之后,納雍縣人民政府最初也設在那里。在有月無月的一些夜晚,我常常斜穿小街,進入營門口拱門,拾級而上,爬上小山坡轉悠。
  老縣衙的木柱瓦房還在,石院壩和長長的青石臺階還在。老縣衙院落里分住著幾戶居民人家,古老的房屋早已歪斜,頹敗零落,院壩和臺階的石縫間雜草叢生,畢竟年代和故事已經久遠。
  解放軍進駐納雍,立即召集進步青年成立納雍人民服務團。解放軍在服務團的協助下,張貼布告標語,散發傳單,開展宣傳工作;組織武裝在縣城及周邊巡邏,收繳槍支,維護治安;組織護商隊保護運輸通暢,保證物資供應。
  解放軍162團駐扎一個星期,奉命進軍四川剿匪,各項工作交由人民服務團負責。1950年2月9日,主傳珍志被上級任命為納雍縣第一任縣長,帶領20余名干部在解放軍141團3營的護送下到達納雍縣城。10日,納雍縣人民政府成立。新政府接收了納雍人民服務團,改編成縣大隊后又擴編為縣警衛營。2月中旬,原國民黨保安1團遵命從水城開來納雍整訓,協助解放軍141團3營維護納雍治安。
  建國初期,貴州大部相繼解放,挺進大西南的解放軍繼續向四川、云南縱深推進,留守部隊主要是協助地方建立政權、維護治安。留守部隊不多,一個團要負責幾個縣,兵力嚴重分散。
  國民黨部隊是在大勢所趨的情況下被迫起義投誠的,其上層軍政要員受臺灣指使,大肆進行反動宣傳,散布“蔣總統開始反攻大陸”“美國已經出兵”“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打響”等反動謠言,欺騙廣大士兵,蠱惑民眾。暗地里指使地主豪紳抗交公糧,支持地主武裝和土匪攻擊屠殺解放軍干部戰士,行動越來越囂張。1950年3月初,駐貴州的國民黨起義部隊紛紛叛變,納雍的保安團隨之叛變。
  3月25日,納雍縣樂治片區負責人——解放軍干部許銀芝、吳驥吾帶領16人去武佐征糧,遭到舊鄉長劉銀安部圍攻,許銀芝、吳驥吾等14人壯烈犧牲。第二天,趕赴武佐救援的一排56人,在武佐河擦耳巖遭到劉銀安部伏擊,犧牲5人,歸途中遭到其他地主和土匪襲擊,又犧牲8人。
  3月26日,東城鄉征糧隊遭舊鄉長張吉成包圍,干部吳成福等3人犧牲……
  3月下旬,保安1團及土匪集結,準備發動叛亂。31日深夜,保安1團一部向解放軍駐地和縣政府機關作試探性攻擊,解放軍141團3營奮起反擊,俘獲叛敵30余名。第二天,保安1團團長李成舉主動前來解釋,聲稱誤會,表態愿將該團移防城郊。但是,移防出城的保安1團在城外呈扇形駐扎,并占領城外幾處制高點,對縣城形成包圍之勢。
  春寒料峭,黑云壓城,一場暴風驟雨即將來臨。形勢危急,納雍駐軍和新生人民政權面臨著一場嚴重的考驗。

  解放軍保衛縣城
  在縣城居住30余年,我對城區的大街小巷和周邊的地形地貌耳熟能詳。1950年那時的納雍地勢情形,盡管解放后又過了50來年,都沒有多大改變。
  1950年4月1日,李成舉向解放軍聲稱,為了不再發生誤會,愿將所屬部隊撤往城外駐扎。這其實是密受隱藏在陽長新房的反共救國軍八兵團司令羅湘培唆使,暗藏重重殺機:保安1團借機撤到城郊的川祖廟、小公底、文昌閣、官寨、老場一帶,天黑又秘密將一部悄悄移駐城東山王廟,占領了城西城南長坡上、架井丫口(今五眼橋)、文昌閣三處制高點。這樣,縣城周邊除了深深的峽谷,幾面被敵人團團圍住。其一,可以圍困消滅縣人民政府和解放軍;其二,可以圍城打援,阻死外援和物資進入縣城。
  發現保安1團叛變的端倪時,納雍縣人民政府和駐軍領導迅速通知鄉下所有干部和駐軍急速回城,緊急命令政府干部、縣警衛營戰士協助解放軍141團3營頑強保衛縣城。
  2000多叛敵和土匪在城外鐵壁合圍,搖旗吶喊,與城內敵對分子遙相呼應,制造混亂。形勢緊迫,納雍縣公安機關立即采取緊急措施,排查收捕了10多名敵對分子;在監獄里處決了在押妄圖暴動越獄的以敵特王子明為首的14名極端分子,肅清了內亂。4月2日至3日,城外叛敵向縣城開槍開炮,發動進攻,全城軍民同仇敵愾,打退了叛敵的多次進攻,并在4月4日成功接應從水城押運武器彈藥來納雍受阻的部分解放軍戰士入城。
  4月4日當天,解放軍經過精心分析,制作戰斗方案,一舉攻占了長坡上和井架丫口。當晚,一鼓作氣奪取文昌閣制高點,把叛敵和土匪逼退到峽谷對面的居仁雞場一帶,暫時形成了雙方力量對峙局面。此時,盡管敵眾我寡,但納雍縣城仍然牢牢掌握在我方手中。
  1950年3月底,畢節地區命令駐水城的解放軍141團直屬機關和1營以及水城縣機關干部撤離到大方。4月6日至8日,水城開過來軍政人員1630多人,行軍到納雍陽長,遭到羅湘培部反叛保安團、當地地主武裝和土匪的襲擊圍攻,激戰3個晝夜,犧牲指戰員及軍代表177名,后來千方百計突圍,終于經畢節到達大方縣。
  1950年4月9日深夜,納雍縣人民政府和解放軍141團3營奉命撤離納雍縣城,開赴畢節。

  第二次解放納雍
  今日營門口前面的縣府街,樓群高聳,商鋪林立,車水馬龍,一派繁華的景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除了極少數年邁的本地老人,沒有誰知道半個多世紀以前這里曾經硝煙彌漫,沒有誰知曉腳下這片土地曾經流淌過多少鮮血。
  納雍縣人民政府和駐軍剛撤走,各路叛敵蜂擁入城,羅湘培帶領殘部隨即進駐納雍,逃亡到鄉下的舊縣官、惡霸豪紳杜恒暄、龍德生等人紛紛返城慶祝“勝利”。
  叛敵入城,立即反攻倒算,捕殺進步人士和積極分子。納雍街上的潘楊氏來不及撤走,被殺害在新街街頭;水東鄉舊鄉長張吉成抓到彭光福,以勾結“共匪”罪名殺害在岔河橋上……
  羅湘培坐陣納雍,認為陽長阻擊共軍勝利,納雍縣城收復,給臺灣反攻大陸奠定了基礎,對未來充滿幻想。于是,他命令駐扎織金的保安6團星夜開回納雍集結,對叛敵和舊官吏、土豪劣紳進行封賞,將保安1、5、6、8、12團編為軍師級,原團長升任軍師長,參加圍城的舊豪紳宋占銀被封為城防司令,舊參議長杜恒暄被封為縣長,舊國大代表周啟政被封為縣自治委主任,原舊政府18個鄉鎮頭目都有封賞,納雍處于白色恐怖之中。
  1950年4月11日,解放軍45師135團從大方羊場壩出發,挺進納雍,14日抵達龍場附近村寨隱蔽宿營。天黑時,解放軍在向導的帶領下,抵近納雍縣城。剛到縣城周邊,先頭部隊抓獲了叛敵的便衣偵探,經審訊了解了叛敵兵力、裝備和布防情況。
  解放軍兵分兩路,一路順著河溝向東迂回,從十二彎爬坡攻擊城東山王廟,一路直赴城西重要關隘銅廠丫口。
  15日凌晨,解放軍突襲銅廠丫口哨所,守卡叛敵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消滅,駐卡的其他叛敵聽到槍聲倉皇向龍家營方向逃竄。解放軍再次兵分兩路,一路直撲城南小河邊,堵住叛敵逃跑的主要路線,一路越過李家河和楊家河,爬坡抵達水巷子和余家田壩,又派出一部經小獨山順峽谷向南包抄,形成三面合圍。
  拂曉發起總攻,戰斗打響。城北部隊首先突破叛敵防線,攻克財神閣碉堡,率先突進城內,在黑神廟(今雍熙一小)與頑抗之敵激戰,迅速消滅叛敵。從城東摸上山來的部隊,迅速攻占山王廟,殲滅守敵。其他各路部隊進攻順利,在城中會師。
  當太陽升起來的時候,納雍縣城又回到了人民的懷抱。
  戰斗結束,全殲叛敵保安6團和保安1團一部,俘獲保安6團副團長唐建輝及以下600余人,繳獲六0炮3門、迫擊炮2門、重機槍5挺及部分軍需輜重。羅湘培及保安1團大部分從城南包圍圈的縫隙中僥幸逃脫,朝織金方向逃亡。
  1950年4月18日,解放軍134團攻破羅湘培苦心經營的軍火庫——陽長海座四方洞,擊斃保安5團副營長邵士康,俘敵30余名,繳獲大量槍支彈藥。
  后來一段時間,解放軍141團留守納雍,繼續進行納雍縣境內各地艱苦的剿匪斗爭,直至肅清匪亂,還給納雍人民一片藍天、一片凈土。
  1950年10月21日,羅湘培被圍于大方縣瓢井區中箐鄉橋邊村何家寨宋錫州家,舉槍自斃。1950年12月8日,解放軍10個連及廣大民兵剿匪實施“鐵壁合圍、甕中捉鱉”,在下木空觀音山小田壩俘獲廖興序。1951年11月14日,納雍縣召開協商委員會,對余躍先等20名罪犯進行判決協商,余躍先等7人被判處死刑。
  如今的納雍縣城,高樓林立,街道四通八達,城市建設日新月異,城區總面積超過20平方公里。杭瑞高速公路和廈蓉高速公路貫穿縣境,鐵路直抵縣城,納雍百萬人民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
  當滿山鮮花怒放的時候,每年的清明節,納雍縣烈士陵園和陽長、樂治、龍場等各地的烈士陵園都擺滿花籃。一束束鮮花敬獻在一座座烈士墓前,一群群人肅立在英烈面前,深深鞠躬、默哀…… (作者單位:納雍縣政府辦公室)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17147足彩奖金 拍出来的电视剧是怎么赚钱的 御宅屋写文赚钱 赚钱冒险 中国最近几年的行业哪个赚钱 武汉市赚钱行业 美思康宸赚钱 微博抽奖转发赚钱 打造你的赚钱机器youku 迷恋信用卡赚钱 高中学校里面开个洗衣房赚钱吗 羊绒收购商赚钱吗 什么手游游戏简单又赚钱 87 88年做什么最赚钱 买小产权房赚钱吗 刀剑英雄可以赚钱么 乐蜂网赚钱是真的吗